深入了解 - 贾森·安德林加 (Jason Andringa)

贾森·安德林加 (Jason Andringa) 与他的祖父,威猛公司 (Vermeer Corp.) 的创始人加里•维梅尔 (Gary Vermeer) 关系非常密切,因而影响了他的职业生涯规划,推动他从事工程工作。在美国宇航局工作一段时间之后,安德林加 (Andringa) 于 11 年前正式加入其家族企业,并于 2015 年 11 月接替他母亲玛丽·安德林加 (Mary Andringa) 的职位,担任位于培拉市的制造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。他刚加入威猛 (Vermeer) 时为一名工程师,继而先后担任过几个重要的领导职位,然后被任命为总裁兼首席运营官,最后接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。虽然农业机械领域仍是威猛 (Vermeer) 的根本业务,但现如今工业和建筑设备也已占据公司 80% 的业务。安德林加 (Andringa) 为威猛 (Vermeer) 设定的目标包括大幅增加国际销售额以及持续开发新产品。


请说一说您在美国航天局的时光。
作为一名机械工程专业的本科生,我在休斯敦的林顿·约翰逊太空中心参加了为期一年的合作实习。这对我来说是一段绝妙的经历,从那开始,我就决定申请麻省理工学院的航空航天工程研究生院。之后,我在喷气推进实验室工作了四年,随后才加入威猛 (Vermeer)。我有机会参与各种不同的工作项目,而在四年的工作中,最值得一提的项目就是目前在火星上运行的好奇号火星探测器。


您在威猛 (Vermeer) 的主要经历有哪些?
我现在的职位是我在威猛 (Vermeer) 公司担任第六个职务,而且我希望我担任这份职务的时间要比之前的五项职务更长。我的第一个职务是工程师;为堆肥和有机分拣新市场开发产品。第二个职务对我来说可能是影响最深远的经历。我在荷兰住了三年,负责公司的区域办事处,为欧洲、中东和非洲的客户和经销商提供支持。对我来说,这相当于一次测试,测试“我是否真的非常喜欢从事可以设限的工作?”,而我得出的答案就是我真的非常喜欢。


对于在工厂长大,您有怎样的幼年经历呢?
我最初的记忆便是:冬天,我的祖父在当时还没完工的大楼的一个区域(如今的 HR 办公室)里练习搭弓射箭。在祖父人生中最后的 30 年里,他几乎每个夏天都会到加拿大钓鱼。他不仅带着家人和朋友,而且还经常带着威猛 (Vermeer) 的员工进行为期三天的钓鱼旅行。每年夏天我都和他一起去加拿大钓鱼,当他年纪大的时候,我就充当钓鱼的主力。


是什么对您产生了影响,让您成为一名工程师?
我决定主修工程是因为在加拿大的第一个夏天,我和我的祖父建了一个小屋,当时他什么都懂,而我却一窍不通。当时我想,我祖父天生就应该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工程师,而我确信获得工程专业的学位是加入威猛 (Vermeer) 的最好方式。另外,我还了解了公司成立的最初理念,这些都将是我永远珍惜的记忆。


担任首席执行官第一年里,您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
我们业务所在市场出现波动。2009 年全球经济衰退席卷而来,当时我还在荷兰工作。为了使公司保持盈利,我真的花费了很多时间努力控制成本,而我确实做到了。现在,我们已连续两年销量有所下滑了。2014 财年我们实现历史最高收益,然后在 2015 年出现轻微下滑,2016年,我们的收益依然呈现小幅下滑趋势。特别是我们在美国以外的业务以及与商品定价相关的业务方面,这些市场都遭受了相当大的冲击。


威猛 (Vermeer) 能避免不进行裁员吗?
自 2003 年以来,威猛 (Vermeer) 没有进行过任何裁员。而 2009 年,是最可能进行裁员的时候。当时,我们业务所在市场的竞争对手和大多数公司都进行了裁员。但根据 2001-2003 年的经验,我们明白裁员将会影响公司的业务开展。因此,在 2009 年,我们决定尽所能避免裁员。当时,我们设定了一个大概的目标来确保收支平衡,保证在市场逆转时能随时重回市场,而事实也的确如此。在 2010 年、2011 年和 2012 年,公司每年营业增长 30%。因此,我们在没有解雇任何人的情况下,基本上实现了收入翻倍,因为当订单回暖的时候我们有足够的人力应对需求。


威猛 (Vermeer) 如何参与 STEM 教育?
我们是 STEM 的主要提倡者。我的母亲与爱荷华州副州长共同主持爱荷华州的 STEM 工作。当然这和我的背景也有关系。我拥有两个工程学位,在加入威猛 (Vermeer) 之前一直从事工程类工作。我极力提倡培养员工的工程技术。我们每年夏天都会招收约 40 名工程领域的实习生;我们非常重视 STEM 相关领域的工作。


目前,威猛 (Vermeer) 有哪些产品组合?
有趣的是,只有约 20% 的业务与农业相关,而这部分业务与我祖父最具标志性的发明圆捆打捆机相关。我们一直对这一业务感到非常自豪,它为我们公司带来了多样性。公司 80% 的业务来自于工业或建筑业务,其中所占比重最大的是地下基础设施,包括安装光纤、电线、天然气管道、水管、下水道等。其次是与处理有机废物相关的业务,包括切枝机、树桩刨碎机和木材粉碎机。


国际销售业务将发展到多大规模?
我们的国际销售额已经达到总业务的 30%。在过去几年里,随着美元的坚挺,这一比例逐渐削减到约 20%。几年前,我们设定的目标是美国区域外销售占总销量的 50%,坦率地说,这还是我们有待实现的目标。


从整体来看,哪个部门最具增长潜力?
当然,我们还在挖掘一些新的市场,除此之外,平行市场会开发新产品,满足客户的新需求,从而也会带来一定的业务增长。现在美元走势已经趋于稳定,我们也希望开始重建我们的国际业务。我想说的是,回溯我们在 1948 年成立时的初衷,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创立高质量的小众产品。所以我认为未来是很有前景的,新的产品将会成就我们未来的增长。

现在制造商的主要趋势是什么?
我们仍然对成为一家美国制造商保持乐观。我认为曾经有一段时间,公司觉得可能在美国以外的地区经营效率更高。我们的确在美国以外地区建立了一个小型制造基地,但我坚信,我们也可以成为美国一家成功的制造公司。而且坦白地说,没有比爱德华州更适合建立基地的地方了。我们的员工都非常勤奋努力,他们是我们最大的财富。


Vermeer 和 Vermeer 徽标是威猛制造公司 (Vermeer Manufacturing Company) 在美国和/或其他国家的商标。
© 2016 Vermeer Corporation。保留所有权利。

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在我們的網站上獲得最佳體驗。繼續使用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s。